正文 第1230章 有意思的书生

作者:白馍沾糖 | 发布时间:2020-12-09 22:31 |字数:2819

    “这位先生,可是对这名字有何见解?”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同样是读书人装扮的青年,不卑不亢的冲着吕战行了一礼。

    有些好奇。

    这敬茗轩几乎是从长安城落成之后,就已经存在了。

    而且听说背后来头很大。

    这几年在这儿着实诞生了不少有名的诗词歌赋,也是读书人心目中的文气圣地,有事没事在这儿喝喝茶,感受一下文气。

    只是看到吕战的时候,他就被这人的气质吸引了。

    整个人就如同跟周围的环境,完全融合在了一起,清新且自然。

    那种淡然之风,颇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正是读书人最向往的。

    再仔细看,只觉得吕战长的极为俊雅,再看,却有觉得此人年纪应该不小。

    只是却没有一个明确的年纪概念。

    但这人身穿读书人的衣衫,应当是颇有学问的。

    吕战也朝着那书生一礼,有些惊奇,这文人头上竟然有几分文道之气,看来是真的读书人。

    这一个真字,就看出区别了。

    有的读书人不求甚解,不明文中精义,却暗暗以此为荣,歪理邪说一大堆,自认为潇洒。

    而有的读书人,却用力过猛,把书读死了,所以被称为读书人。

    而眼前这个人,明显是把书读明白了,读透彻了,甚至从书中感受到了人间大道。

    这才是真正的读书人。

    这让吕战想到了自己的另一个弟子,曹玄。

    当初吕战奠定言圣道基,言出法随之际,曹玄也窥探到了文圣之路。

    只是不知道现在如何了。

    吕战不问,倒不是并不在意,而是他明白,西昆仑桑桃园如此低调,所图不小。

    曹玄在他们手中,绝对是一步重要的棋子,绝对不可能轻易让他出事情。

    要么不拿他做文章,要么他们就必定做好了完全准备。

    不出手则已,一旦出手,则是雷霆万钧。

    所以吕战很想看看,他们到底要做什么。

    就连一直没存在感的灵山,如今都出现了布道者,想要在未来天道变换之下,与人道绑在一起。

    那么西昆仑桑桃园,一个文圣的胚子放在他们手里,他们又怎么可能没有动作呢?

    如今出现了一个文运书生,就说明曹玄的圣道,已经开始凝聚了。

    只是吕战之前天机不明,也没想到文圣之机,就藏在人道大兴之中。

    这实际上怪不得吕战,谁也没想到这个世界,竟然不是人道当兴。

    毕竟在玄天界的时候,哪有这些妖魔鬼怪什么事情但是在这儿,反而是人族很多都是蛮夷未开化的地方。

    直到了现在,属于人族的时代,才真正的拉开序幕。

    想要达到人道大兴,不知道还要等多久呢。

    看着书生依旧好奇的打量着自己,吕战笑道:“茗,即为茶。

    什么是茶呢?

    如柴米油盐一般,生活的调剂品。

    为何这茶要敬,而没有敬柴的呢?

    柴鑫燃烧自己,为我们取暖,为我们煮熟食物,算起来是否要比这茶当敬?

    一种饮品罢了,何以本末倒置?

    说白了,人为万灵之长,区区茶道,也配敬之?

    人,当为天下之主。”

    这话,好似法令一般,振聋发聩,凝聚在周围,良久不散。

    那书生满面惊讶,看着吕战再次朝他拱了拱手,直接错过了这家茶楼,反而坐到了隔壁的一个简单的茶棚。

    茶棚之中,自然是没有什么好茶的,直接一个大水壶,煮一壶,谁想喝,就倒一碗。

    茶,不过是一种饮品罢了。

    看着吕战悠然自得的模样,那书生再次回想到这句话来。

    人当为天下之主?

    那仙呢?

    如今这长安城可是由仙皇统治的,也是仙皇给了人,一块净土,能够读书明理。

    这先生看着和善,倒没想到是个脾气大的。

    “嘿,看着穿的不错,但估计是个穷鬼。”

    “就是,我们家大老爷,因为茶发家富贵,敬茶又有什么错呢?

    我觉得这名字挺好。”

    听着茶楼两个伙计凑在一起聊天,突然就觉得这家茶楼充满了铜臭之味。

    品茗本就应该是一件雅事,但开茶楼的,当真是为了敬茶吗?

    “嘿,这茶,不喝也罢。”

    书生摇了摇头,然后甩了甩袖子,也去了隔壁的茶摊去了。

    吕战见到书生跟过来,有些好奇。

    “敬的茶味道如何?”

    书生听着吕战的调侃,端起大碗茶一饮而尽,然后再说了一句痛快。

    “与此番,倒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如今再想起之前慢慢品的做派,倒觉得有些造作了。”

    吕战笑了起来,这人倒是个磊落的性子。

    “倒也不必如此。

    茶道,自然是有一定的道理的。

    我之前说的那些话,也不是鸡蛋里挑骨头。

    而是真的觉得天下大道,只分为两种,一种是为我所用。

    一种则不能为我所用的。

    能为我所用的,皆可为小道。

    农人驱使牛马,书生驱使文笔,皆是此道。

    既能为我所用,心怀感恩之心即可。”

    书生若有所思,随后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那那些不能为我所用的,即为大道?”

    吕战摇了摇头:“却也未必,也可能是邪门歪道。

    就一如读书。

    知识本身有好坏之分吗?”

    “这……”“所以书中的道理你也会一定遵从吗?”

    “我……”“你看,这问题看似简单,实际上也复杂。

    但复杂的,终归是人心。

    你我也算有缘,可想做官?”

    书生有些不好意思,吕战点了点头:“懂了。

    在这长安城中,有一个地方,叫弘文馆,你应该知道吧?

    那里有一道人仙师,名为陆压,是真正的奇人。

    你如果有心,不妨去那里寻他,说不定会另有一番天地。

    茶也喝完了,话也聊了,告辞。”

    “先生,还没请教你……的高姓大名呢!”

    他一句话没说完,吕战身形早已消失不见。

    之所以来这长安城,也是想跟已经入世的陆压师徒见见面。

    只是没想到碰到了一个有意思的书生。

    人道序幕开启,吕战也要布局。

    遇到便是缘分。

    弘文馆内,陆压道人盘膝在道台之上,正在讲解什么。

    突然间有所感悟,抬眼朝着外面看去,摸了摸胡须笑道:“贫道有老友前来,今日便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