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渔人

作者:死神钓者 | 发布时间:2020-12-09 22:13 |字数:4742

    巨型鱼钩抓到手里,大禹王双眼泛出神光,发出一声厉啸,猛地往回夺去。

    那黄金人类同一刻冲了上来,身体里汹涌而出一股黄金之力,劈往大禹王。

    大禹王双臂一震,身体里连着射出七种印符,七步如来被他运用到了随心所欲的至高境界。

    这七种印符尽数打进黄金人类身体里,这黄金人类身体顿时变得膨胀起来,紧跟着身体表面显出大量裂缝。

    这是大禹王的全力一击,相当于七倍的上位主宰的力量,何等恐怖,就算是拥有黄金之力的黄金人类,也终于抵挡不住,身躯开始由内往外碎裂开来。

    “轰”地一声,黄金人类四分五裂开来。

    大禹王停下手来,看着这黄金人类碎裂的身躯在倒地。

    肖凌和肖海荣也接近观看,却发觉碎裂的黄金人类并没有血肉横飞,其躯体之中,全是大量金属仪器和零件。

    这竟是一个披着黄金色皮肤的机器人。

    “怎么可能?”肖海荣忍不住失声惊呼,就算是赤天和蛇之王都感觉到了震惊莫名。

    这能够与上位主宰一战的黄金人类,拥有黄金之力的竟然是一具机器人?

    这得是什么样的科技才能创造如此的存在?

    大禹王脸色变得铁青,右手一抓,抓住这碎裂的黄金人类,看着里面的金属零件,然后猛地重重砸在地面上。

    地面碎裂开来,如同是蜘蛛网状往四面八方延伸。

    肖凌和他们一样,感觉到了震惊莫名。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谁能想到,这能够拥有黄金之力的黄金人类实际只是一个机器人。

    “这是谁创造的?它拥有黄金之力,难道说它是黄金诸神创造出来的机器人?传说白银之神便是黄金诸神创造出来的神造神,难道说在白银之神外,黄金诸神实际还另外创造了这种黄金机器人?”肖海荣声音变成了赤天的声音,他发出了喃喃低语,语气里充满了疑惑。

    紧跟着声音又变成了蛇之王的声音:“还有就是这里又是哪里?都说黄金诸神留下的宇宙树实际是一种封印,但现在封印被打开了,这里却出现了这样一个荒芜的世界……”

    大禹王砸出那碎裂的黄金人类,却一言不发,突然跨开大步,朝着前方走去。

    刚刚被他抓在手里的巨型鱼钩,在这黄金人类碎裂后就无声无息的消失了,什么也感应不到。

    肖凌也没说什么,只是带着稷跟了上去。

    肖凌跟在了大禹王的后方,顺着这条寂静阴暗的巨型街道,朝着尽头走去。

    他们速度很快,这一路看到了一幢幢的巨型建筑物,只是这些建筑物都破破烂烂,有很多表面出现了类似爬山虎般的植物。

    越往前方走,出现的高楼大厦越破败,眼前所见,全都是一片荒芜的景象。

    这条大道走到了尽头,前方出现了一条河流。

    这河流十分广宽,也不知有多广阔,河水碧绿碧绿如一面镜子。

    此刻的河流之中,有一艘小船,船头坐着一个身披蓑衣头戴斗笠的渔翁。

    这渔翁坐在船头,手上拿着鱼杆,正在这河流里垂钓。

    大禹王在河边停了下来,默默跟在后面的肖凌和肖海荣也停了下来,所有人的眼光都聚集到了这河中小船的渔翁身上。

    在这荒芜诡异的陌生世界,突然出现了一个渔翁,任谁都知道,这绝不正常。

    大禹王停滞了两秒,然后跨开步子,继续朝着前方走去。

    他双足踏在河面上,并不下沉,而是如同走着康庄大道,一步一步,朝着河中心走去,接近那河中的小船和那正在垂钓的渔翁。

    肖凌心里隐隐有个感觉,也许各种迷团和最后的真相,便在这渔翁身上。

    肖凌停在了河岸边,没有跟着大禹王一起接近河中,他可没有大禹王那无敌的实力,这河中突然出现的渔翁,只怕来者不善。

    大禹走脚踏着河面,走到了河边那小船边,一直走到了距离那渔翁只有数米的地方,这才停了下来。

    “你是谁?”大禹王开口询问,双眼泛着神光,神识隐隐锁定了这个渔翁,七步如来的力量在体内蕴量着,他可以应付各种变化。

    这渔翁一直背对着他们,似乎并不知道有人接近,一直到大禹王突然开口,他才身子微微一震,似乎被惊醒了,然后偏过脸,看向了后方的大禹王,然后看到了停留在河岸边的肖凌和肖海荣。

    肖凌也看到了这渔翁的模样。

    这是一个看起来十分苍老的老人,满脸皱纹如同树皮,从斗笠下垂下来的也是苍苍白发,如果以肖凌此刻的眼花看来,这就是一个人类中衰弱不堪的普通老人。

    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老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个荒芜死寂的世界?

    唯一的解释就是这老人太过深不可测,所以就算以肖凌现在的主宰的眼光,也看不到他的深浅,所以才会产生一种他就是个人类中的普通老人的错觉。

    “你们……怎么会来此?”这老人脸上露出了微微的诧异神色,然后皱纹舒展开来,像发出了笑容:“已经很多年没有见到其他人类了,想不到这次会一下子见到了三个……”

    老人显得很开心,露齿微笑,显得很友善。

    大禹王却不为所动,只是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我吗?”老人露出一丝迷茫的神色,似乎在想着什么,半晌才道:“太久远了,很早的时候,一般人称我为渔人。”

    “渔人?”大禹王微微皱起了眉头。

    “对,我想起来了,我叫渔人。”渔人微笑着,一脸的皱纹都像舒展开来。

    “渔人是吗?那这里是哪里?为什么只有你一个人?”大禹王一直紧紧的盯着面前的老人,虽然对方看起来像个普通衰弱的老人,但他却丝毫不敢大意。

    “这里吗?这是我的家乡……”渔人叹息道:“都死了,所以最终就只余下了我一个人,实在太寂寞了,好在现在有你们三个人来了陪我,终于不用寂寞了……”

    大禹王道:“只有你一个人吗?我之前可是有碰到一个黄金色的人类,那又是从哪里来的?”

    “黄金人类?哦……你说是的它们吗?”渔人突然伸出手来,朝着远方一指。

    大禹王顺指看去,却发觉远方的河面底下,突然冒出两个人头,紧跟着便有两个黄金人类从这河底冒了出来,它们像大禹王一样,踩踏着水面,并不下沉,朝着他们这里走来。

    这两个黄金人类,一男一女,身体里都蕴含着毁灭性的黄金之力,当大禹王看到的时候,心头禁不住一沉。

    站在岸边的肖凌也禁不住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万万没想到会从这河底又冒出一男一女两个黄金人类,之前的黄金人类实际是机器人,这两个黄金人类,难道也是一模一样的机器人?

    看着那两个黄金人类逼近,大禹王须发皆张,缓缓往后退去,一个黄金人类,已经能够与上位主宰一战,现在同时出现两位黄金人类,就算是大禹王也感觉到了压力。

    “不用紧张……”渔人看出大禹王的紧张,笑眯眯的道:“我只是太无聊了,所以制造了它们,可以陪我解闷,可惜它们终究只是机器,没有情感,代替不了真正的人类。”

    渔人说到这里,一脸遗憾叹息的模样。

    大禹王瞳孔猛地放大:“它们是你创造的?”

    能够与上位主宰一战的黄金人类,竟然是眼前这渔人创造的?那他得什么样的存在?

    渔人点头,还露出一点迷惑,道:“是啊,这有什么问题吗?”

    那一男一女两个黄金人类已经走到了渔人面前,然后垂着双手,一动不动,如两个忠实的守卫。

    “你能够创造两个机器人,而且还蕴含着如此强大的黄金之力……难道说,你就是传说中的黄金诸神?”大禹王深深吸气,终于说出了自己的猜测,似乎,这也是唯一的答案。

    这黄金人类蕴含着强大的黄金之力,能够创造他们的主人,似乎就只有传说中黄金诸神。

    渔人看着大禹王,脸上露出了微笑,然后摇摇头道:“不,我就是一个很普通的老人,一个活了很久很久却怎么也死不掉的孤独老人,可不是什么黄金诸神。”

    大禹王自然不信,不过他心里已经隐隐生出了退意。

    眼前的渔人看起来虽然衰弱,实际却是高深莫测,如果他真是这黄金人类的创造者,那他简直拥有神鬼皆惊的神通手段,只怕根本不是他们能够对付的,现在最好的选择就是迅速离开。

    这个荒芜世界的诡异,连大禹王都隐隐生出毛骨悚然的感觉。

    “你既然不是黄金诸神,那就不是我需要寻找的目标,告辞了。”大禹王说到这里,突然身子往后一退,他这一退,可以说是用上了最快的速度,瞬间就要破开这里的空间,重回黄金宇宙。

    大禹王一退,肖海荣也一言不发,一晃身子,想要逃离。

    肖海荣体内的赤天和蛇之王与大禹王一样的想法,在知道这黄金人类便是这渔人创造的时候,都被惊到了,知道情况不妙,就想要逃离这里。

    三人之中,倒是唯有肖凌没有闪避或逃离。

    因为他明白如果这渔人真是那两个黄金人类的创造者的话,如果想要对付他们,只怕现在就算想要逃离,也已经迟了,还不如留下来看个究竟。

    如果他有恶意,想逃也来不及了,如果对方没有恶意,反倒可以通过他知道很多秘密。

    肖凌未动,大禹王和肖海荣却全速朝着远方逃去,几乎是一闪而逝。

    渔人脸上带着笑容,也没见他动作,甚至都没有出手,但是大禹王和肖海荣却突然发出闷哼,因为他们感觉自己像撞中一块无形的铁板,这铁板坚硬得超乎想象,将他们重重反弹回来,然后一起重重的跌落地上。

    虽然是主宰存在,但这一跌也显得有些狼狈,大禹王和肖海荣又迅速站了起来,只是这一次他们没有再逃了,他们已经明白,这空间都被禁锢了。

    肖海荣没有再逃,因为他明白这禁锢的力量不是自己可以打破的。

    大禹王却连着数步跨出,瞬间进入了七步如来境界,七印齐出,实力提升七倍,全力一击,要将这禁锢破开。

    七步如来实在太强大了,就算是这渔人创造的黄金人类都被他打得粉碎,这禁锢虽然强大,大禹王依旧不惧。

    随着这七步如来打出,虚空传来了“咯嚓”脆响,迎面的空间像镜子般的碎裂开来。

    显然,这空间禁锢,被大禹王的七步如来打破了。

    渔人依旧没有反应,满是皱纹的脸上只是带着淡淡的笑容,像在旁观,又像在看戏。

    大禹王将迎面的空间打出无数碎裂,还想穿过去逃出这禁锢,不想这碎裂的空间又立刻重新恢复如常,再将其他们禁锢其中。

    大禹王连着两次攻击都是如此,他突然发出低哼,不再攻击虚空,而是转身一个跨步就落到了那河中的小船面前,右手一张,朝着这渔人抓来。

    那站在小船边的两个黄金人类出手了,同时打出黄金之力,抵挡大禹王的攻击,守护小船和渔人。

    这一击大禹王有所保留,并没有打出七步如来,他的攻击被这一男一女两个黄金人类的力量截住,大禹王却反而露齿一笑,大声喝道:“故弄玄虚,我倒要看看你的真实面目——”

    体内猛地爆发出七种印符,七步如来的力量完全爆发,轰隆一声巨响,这一男一女两个黄金人类瞬间被其震得凌空倒飞出去,撞击那小船,小船应声而碎,完全爆成了粉尘,而大禹王往前跨出一步,双手合到一起,挟带着七步如来之力,已经轰到了这渔人那戴着斗笠的头脸面前。

    渔人那满是皱纹的笑脸已经消失不见了。

    那斗笠飞了出去,蓑衣凌空炸裂粉碎,大禹王一击得手,但他脸上却没笑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