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9章 日出之前

作者:职业神棍 | 发布时间:2020-12-09 22:34 |字数:3167

    过了少倾,上官飞雪忍不住问,“师姐,你在看什么?”

    “没有,我们走吧。”

    语毕,上官凝霜就率先腾空而起,朝着海岸飞驰而去。

    上官飞雪自然是紧跟其后。

    唯独范悉傻愣了一会儿,最后他咬了咬牙,把心一横,也施展御气之术追上去。

    ......

    这座贸易城池,往来修行者非常之多。

    毕竟,北海资源丰沛无比,一个教派想要建立强大的根基,那就离不开北海这个地方。

    甚至在陆羽刚入洪门那时,洪武也是不辞劳苦,从中土修行界赶至北海,为其凑足修炼资源,用以炼制丹药。

    诺大北海,绝非仅有一座贸易城池。

    但若说到最大的贸易城池,就唯独这一座了。

    这整个北海,是阴阳圣教的势力范围,其中囊括了大小不一,不下上百个小势力。

    至于这座城池,为何是最大的贸易城池,主要是这座城池,是由司马家族直辖。

    其他小势力的贸易城池,最后都会将十分珍贵的天材地宝,送至此处,作为缴纳的税费。

    当然,这只是明面上的。

    毕竟这阴阳圣教的势力再大,都避免不了,底下的小教派搞一些小动作。

    其他四大修行界的强者,通过秘密渠道,提前得悉到有关于天材地宝的秘密消息。

    再去往其他小势力的贸易城池,先行一步将所需要的修炼资源买下。

    对此,阴阳圣教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一味的掌控,结果只会适得其反。

    管,是管不过来的。

    加上阴阳圣教,在五大修行界的口碑,是真的不怎么样,不过阴阳圣教的存在,却维持了北海的秩序。

    北海修行界,并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太平。

    谁都不知,北海的强大异兽,什么时候会成群结队的疯狂登陆。

    阴阳圣教通过教派之间的联姻,拉拢了这些小教派,结为同盟,共同筑造了一道坚固的防线。

    而北海的资源,又使得其他四大修行界趋之若鹭。

    有人在前方顶着,他们在后面捡便宜,这种好事去哪里找?

    这就是阴阳圣教至今,还存在着这方天地的唯一理由。

    否则这个邪~教,早就如擎天教那般,让五大修行界的正统教派联手覆灭。

    因此,有门道的修行者,通常都不会来到这座贸易城池,进行交易,税费太贵。

    懂得门道的,就会去找那些小势力,虽然价格少不了多少,但却免除了高税。

    而在这座司马广隶这座贸易城池交易的,都是没有门道的修行者,以及北海的那些“进贡”的小势力。

    有一件事,是不得不提的,始终,有门道的修行者,仅仅是占据了极少数。

    这也就能解释了,为何这座贸易城池,为何几乎每日都人山人海,进城的修行者,要排着队伍进城。

    这座城池,如这方天地绝大多数的修行者城池一样,没有名字。

    这是这方天地,所有修行者的共同认知。

    名字,仅仅是一个称谓。

    修行者的寿命漫长,城主更替有时就显得太快。

    所谓的更替,不是说城主死了,而是除此之外,也有可能让背后的教派,调遣到了其他重要职位。

    换了一个城主,就改上一个名字,麻烦;不改,又不太合适。

    于是,修行者的城池,大多都没有名字。

    不过只要说起司马大人的城池,北海修行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哪怕司马广隶离开了,只要阴阳圣教还在,那么这座贸易城池,就永远是司马大人的。

    阴阳圣教的弟子,没有他姓。

    而嫁入阴阳圣教的其他教派的女弟子,统一都会改姓司马。

    按道理说,阴阳圣教这个邪~教的一众弟子,都应找不到其他教派的女子嫁入,但实际上却刚好相反。

    或许这是因阴阳圣教的男女弟子,都是长得一副好皮囊,除此之外,阴阳调合圣功......

    同样也有相当大的功劳。

    ......

    此时,距黎明时分,估摸还有两个时辰。

    城池北门,城楼之上的楼阁处。

    一张方木桌,正中,有一只小炭炉。

    炭炉之上,是一只已然烟雾缭绕的朱砂茶壶。

    四只茶杯,整整齐齐地摆放在木桌四边。

    通红的炭火,照映在中年人平静而不失威严的脸上。

    这中年人,正是城池的城主,司马广隶。

    他正专注地盯着茶壶,或是正留意着炭炉内,偶尔冒起蓝苗的炭火。

    待茶壶的壶嘴,冒出了浓浓蒸汽,他倏地一笑,说道,“刚好。”

    继而,他伸出手,提起茶壶把手,依次倒了四杯滚热的茶水。

    也是这时,三道人影突兀地出现在他的面前。

    司马广隶微微抬头,待看清眼前三人,是两名年约十八的丫头,和一名衣冠不整的老者之时。

    他的目中,不由微微露出了两分惊讶之色。

    “真想不到。”他恢复了平静,笑道,“来即是客,饭点却还晚了点,不如三位先喝上一杯清茶?”

    老者楞了一下,随即一喜,正待抱拳拱手示之以礼。

    一名齐耳短发的少女,仅仅是对司马广隶的客气,侧身回以淡漠一眼。

    下一刻,三人的身影便如来时一般,诡异消失不见。

    “呵呵,有点意思。”在微微愕然过后,司马广隶失笑地摇摇头。

    ......

    与此同时。

    城池之内的某处雅苑。

    正在冥想的陆羽,似有所感,从冥想清醒过来,他也愣了愣。

    ......

    刚才,司马广隶打招呼的三人,正是上官凝霜、上官飞雪和范悉。

    不过这时,一行三人已是现身在了几千里之外,一座小城池的城门门前。

    三人站了一会儿。

    或是对先前的那段小插曲,感到稍微不满的范悉,低着头嘀咕了一声,“怎么不进去......”

    上官凝霜并未对这抱怨有所反应,而是取下酒葫芦抿了口酒,就背负双手,静等了起来。

    时间流逝,旭日初升。

    也陆续有身影从天而降,慢慢地,就有更多的修行者,在城门汇聚。

    他们是准备进城进行贸易的修行者。

    一个时辰过去,便已汇聚了上百人左右。

    但是相对于司马广隶管辖的城池,这点人只是毛毛雨。

    又是等了半个时辰,又是有十数人赶至。

    这一百多人,已是自觉排好了两列队伍,就等着城门打开,进城贸易了。

    唯独三人站在队伍之外。

    刚开始,范悉倒是不觉如何,等到这些排起了整齐列队,等待进城的修行者目中,露出那么两分不善的时候。

    范悉忐忑不安起来了。

    踌躇了一会儿,再看这一百多修行者的眼神越加不善,范悉还是忍不住开口了。

    他扭捏着,小声的道,“......小祖宗?还有小祖宗她师姐......”

    “那个,我们......能不能,挪个地方?”

    ......

    而他得到的回应,则是上官凝霜淡淡的两个字。

    “舌噪。”

    望见上官飞雪跃跃欲试的神情,范悉不由背脊一寒,心头陡然就升起了一丝极为不妙的预感。

    然后。

    他脸上流露的不安,统统化作了惊恐。

    因为这时,一脸淡漠的上官凝霜,对着城门,缓缓举起了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