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108章 师妹,师姐带你干大事

作者:职业神棍 | 发布时间:2020-12-08 21:58 |字数:2872

    范悉不由猛地一顿。

    在这个午夜时分,在这座无名海岛......好像只有他们二人。

    而这把声音,显然不属于上官飞雪。

    ......

    “妈呀!”

    范悉吓得怪叫一声,蹦出了好几丈远。

    唯独是上官飞雪,在微微一怔之后,清瘦的脸上,就露出了罕见的喜悦之色。

    “师姐!”

    她一转身,便看到了一道她一直苦苦寻觅,却苦寻不着的熟悉身影,上官凝霜!

    上官飞雪回过神后,连忙起身,脸庞的喜悦,已不知何时消褪,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敬畏。

    “我只是不知道你去了哪里,所以找你不着......”上官飞雪双足并立,低着头畏畏缩缩道。

    上官凝霜对此不置可否,而是望向了吓得逃到一边的范悉,淡漠地道,“范悉,你确定是想跟着飞雪?”

    “啊......啊?”

    这时,范悉才反应过来。

    “是啊!我想继续跟着小祖宗!”范悉也是一脸畏惧,连连点头。

    他怎么不知,他这小祖宗是个麻烦,但是这小祖宗的师姐,更是一个他招惹不起的大麻烦。

    再说,他已然是从上官凝霜的那句话中,听出了一丝端儿。

    这还不懂得抓住机会,就对不起他这几十年的阅历。

    上官凝霜点了点头,便沉吟了起来。

    少倾,她才淡漠地道,“那么你知不知道,你跟着她意味着什么?”

    范悉的身形,不由再次一顿。

    接着“噗通”一声,范悉就跪倒在了地上,似是完全忘却了,站在他面前的这对师姐妹,或是年纪加起来,都还没有他年长。

    但他不管不顾,竖起两指严肃地道,“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我范悉都要跟着小祖宗,我生为小祖宗的人,死为擎天教的魂......”

    “够了。”上官凝霜轻轻地挥了挥手,直至了范悉再说下去。

    其后她望向了依然唯唯是诺的上官飞雪,淡声说道,“师妹,你觉得怎么样?”

    “既然是师姐的安排,那,那,我没意见。”

    道出此话同时,上官飞雪瞥了一眼范悉,眼神之中,尽是一副不解。

    或许她的确无法理解。

    不过,范悉却是大喜过望,激动得满脸通红。

    这下,他这条老命,可就保住了!

    他涎着脸“嘿嘿”笑着站起,屁颠颠地走了过来,也不敢走近,就距五步之外,如一个黄花大闺女,站在相中的情郎面前,扭扭捏捏。

    上官凝霜取下了腰间的酒葫芦,抿了一口酒,面向漆黑如墨的北海,沉默不语。

    在篝火的照映下,她的明眸闪烁着明明不定的光芒。

    半响,她露出了一个难明的轻笑。

    “北海,的确是个古怪的地方,之前,你有来过?”

    “当初寻你,我有来过。”上官飞雪如实答道。

    “可遇上什么事?”

    “没有。”上官飞雪摇了摇头。

    说是没有遇上什么事,其实不算准确,她这魔道的身份,只要一出手就得暴露出去。

    再说,不知何为低调的她,当初在北海被人追杀,上官凝霜又没在身边,可谓是抱头窜鼠。

    不过这对她而言,甚至于对上官凝霜而言,至多只能算作是家常便饭。

    上官凝霜打量了上官飞雪一眼,轻笑地道,“你的修为,已迈入元婴进神之境......”

    “是......是的。”上官飞雪局促地点点头。

    上官凝霜又抿了一口酒,随后一抛,酒葫芦就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准确落入到上官飞雪的双手之中。

    这个清瘦女孩接过,便是双眸一亮,她也不听吩咐,拔开了酒塞,狠狠地灌了十几口。

    之后,她才心满意足地打个酒嗝,踏着小碎步,走上了前,将酒葫芦递了回去。

    上官凝霜的视线,从一而终都在上官飞雪身上。

    范悉就在一旁,目视着这一幕,心中在庆幸之余,也是暗叹不已。

    这个这个小魔女,天性淡漠,自家的小祖宗,对其也是如老鼠见了猫。

    但是他也还是能看得出,这小魔女对小祖宗的师妹之情,还是情深若北海之深。

    他感到很欣慰。

    因为,修行界的传言无假。

    传闻擎天教,尽然是五大修行界的最大魔教,却还是有两处,使所有教派都望尘莫及的。

    一,是擎天教响绝天下的魔功。

    二,自然是擎天教的教规里有一条:擎天教上下,无论辈分尊卑,皆是一脉相承,应当亲如一家。

    其实他也是看中了这条教规,才坚定了加入擎天教的决心。

    道理很简单。

    加入擎天教纵然会遭到无数修行者唾弃,但却让他感到了安全感满满。

    正当范悉遐想联翩之时。

    上官凝霜淡淡开口,“飞雪。”

    “在。”

    上官凝霜的视线,在范悉和上官飞雪两人的脸上流连了一圈。

    “师妹,师姐带你干大事,去不去?”

    “去!”上官飞雪没有丝毫犹豫。

    范悉猛地瞪大了眼,心脏顿时就跳漏了两拍。

    此时他唯一的念头,就是完了!

    同时也猛然省悟到,自己好像一直都疏忽了一个问题。

    这个小魔女,还有自家小祖宗一旦走到一起,做的哪一件事不是离经叛道。

    他口口声声说要加入擎天教,要为这小祖宗上刀山下火海,不过是想找到一个庇护的说辞。

    要是他在此之前,就想明白这个道理,他宁愿一生做一只见不得光的老鼠,也不愿陪这两个丫头一起疯。

    念及于此,他的整张老脸,都皱得像一根苦瓜。

    什么叫做自作孽不可活?这就是了。

    此时,范悉简直是悔青了肠子,可是再看那小魔女淡漠的眼神,他识趣地闭上了嘴。

    把即将出口的话,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不过他的神色,还是成功地将自己出卖了。

    试想上官凝霜是何等心思敏锐之人。

    她冷冷一笑,说道,“飞雪,你还记不记得,我们擎天教是怎么处理叛徒的?”

    “记得。”

    “说说看?”

    “必须保证在百日之内,使其受尽血气吞噬之苦。”

    说完,上官飞雪眸中略带狐疑,“师姐,我们擎天教有叛徒?”

    范悉猛地就打了个啰嗦,通体透凉。

    “暂时还没,我就是问问,看你还有没有记得。”

    上官凝霜望向范悉的眼神,颇有几分耐人寻味之色。

    “小魔......不,小祖宗她师姐,如果有谁背叛了擎天教,老夫先打断了他的手手脚脚!”

    范悉当即就激动地把干瘦的胸膛,拍得“砰砰”作响。

    至此,上官凝霜才收回视线,转到北海海面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