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1892章 逆行

作者:鱼头初六 | 发布时间:2020-12-09 23:00 |字数:2446

    “这灵阵师不知道是猜到、还是觉察到我们正在靠近法阵边缘,他在尝试逆运法阵,进而从外而内、不断搜索、不断压迫,如此一来,纵然我们有手段可以明晰他的搜索探查路线,只要想避过探查,就只能不断退向法阵内部,请君入瓮。”

    楚天策神色骤然变得凝重。

    这是极其高妙的灵阵手段,绝大多数天阶中品巅峰灵阵师都远远做不到。

    就好似固若金汤的绝对防御法阵,突然化作极致的攻击手段,有如战甲变化神兵,难度极其恐怖。

    “从来没听说剑鸣谷还有一尊净土境灵阵师,逆运十方万剑大阵,此人必然与剑鸣谷关系匪浅。”

    鬼舞秋声音冰冷,指尖轻轻摩挲剑锋,杀意顿生。

    楚天策连斩宗洪霄和伍素薇,与剑鸣谷的仇怨便已经彻底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如若剑鸣谷凭空多了一尊星域最巅峰的灵阵宗师,配合净土境中期的苗振川,后果不堪设想。

    “这灵阵师应该并非出身剑鸣谷,十方万剑大阵应该也是新近习得,这逆运法阵还有些微破绽。”

    楚天策手印变幻,魂海深处、源源不断的紫色灵光再次涌入。

    面前重重叠叠的神纹阵符渐渐变得清晰,亿万剑锋深处、一道道若有若无的缝隙恍惚摇曳。

    “这是阵法破绽?十方万剑大阵竟然有如此破绽?”

    鬼舞秋眼中尽是惊讶。

    相比于先前,这一次抽提的灵魄力量只有大概三成,并不特别影响其状态和战力。

    “十方万剑大阵是剑鸣谷最顶级的阵法,并没有太多实质上的破绽,这些缝隙是其强行逆运法阵所致。准确来说,这些也不算破绽,若非你我融合灵魄本源,使天魂之力暂时超越天阶中品,就算是我枯坐十年,反复推敲体悟,大概也无法找到缝隙。”

    楚天策摇摇头,身形倏然变得虚无。

    黑暗剑王神通,暗影流风!

    本源深处,黑暗剑纹熠熠生辉,身躯渐渐融入清风阴影,两人如同飘忽的风影,倏然前行。

    哔哔啵啵的脆响,虚空轻轻摩擦、交织着锋锐而凌厉的剑鸣,不断穿梭体魄。

    可惜这一道道自然飞掠、纵横穿梭的剑芒,穿刺在楚天策身躯、却似抽刀断水,涟漪下全无痕迹。

    “鬼丫头,融合血脉,你的气息与楚小子的神通并不契合。”

    金砖的声音突兀在鬼舞秋灵魄深处响起。

    来不及多想多问,修罗王血犹如血泉喷涌,精纯浩荡的力量霎时间灌注到楚天策血脉本源深处。

    下一霎,剑王血焰交织激荡、精元反哺,一层蒙蒙的灵光、突兀自鬼舞秋本源深处漾开。

    与身躯表面的光影气劲交相辉映,一种莫可名状的虚幻与灵妙,渐渐弥散开来,垂落的紫发好似泛起一抹半透明的荧光,两道身影如同两团清风、渐渐交融在一起,逆着剑锋呼啸,快速飞掠。

    …………

    “这两个小家伙的本源融合愈发神妙了,照这个势头,未来甚至有可能完美共享本源神通……以完全不同的血脉灵魄,催动对方的神通秘法,就算是唱本戏词中都没有如此扯淡的剧情,简直是莫名其妙。”

    金砖目光穿梭虚空,透过紫峰洞天、凝望着楚天策和鬼舞秋融身虚无,满脸无奈。

    “难道说饲养员的父母有一尊鬼修?感觉他父母好忙啊,雷霆烈火,神纹鬼灵,班次都排不开。”

    糖球盘坐在虚空壁障前,细细观想着荒古神纹。

    他对神纹大道当然是没有任何兴趣,但这些镌刻荒古神纹的虚空壁障,却蕴藏着高妙的空间运用。

    黑暗花环能够在无穷岁月中、拦阻无数净土强者进入,所依仗的、便是极高妙、极深沉的空间。

    “不可能,楚小子对鬼灵本源的运用完全来自鬼丫头,全无先天灵妙,不过这就是问题,刚刚那一瞬、甚至完全融合了鬼丫头的灵魄本源,完美融合本源,难道说楚小子六条大道之外、还有一门特别的真意法则,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

    金砖眼中泛起一抹犹豫,旋即摇摇头、轻轻叹息。

    他尝试搜索记忆,但想到先前探查神纹、因果反噬,终于还是选择放弃。

    …………

    虚空倏然变得轻灵,锋锐凌厉的压迫感骤然变得细弱。

    四面飞掠纵横的剑意,依旧咆哮着霸道的凌厉,但大半都已经被抛在身后。

    两人就如同逆向冲出火海,虽然过程凶险、但却是唯一可能安全的道路。

    “这里已经接近法阵边缘了,最多只有十余万里而已。”

    鬼舞秋长长吐出一口浊气,双手结印、面色充满疲倦。

    连续几次抽提本源,融贯血魂,哪怕两人之间全无隔阂阻滞,依旧感到极度的疲惫。

    “修仙百艺与正面搏杀,孰优孰劣,真是难以言明。”

    楚天策轻轻摇头,取出丹丸,分别给鬼舞秋和自己服下。

    浓郁而精纯的生命真粹、如同暖流般滋养着干涸的灵魄与血脉,快速恢复着枯竭的真元。

    “最关键还是时间,若是再有一万年、十万年,莫说是苗振川,就算是星域封印、也未必不能一战。”

    鬼舞秋御使真元炼化丹丸,目光遥遥望向四面虚空,感受着愈发沉郁厚重的压迫,嘴角轻扬。

    这种压迫,鼓荡着澎湃浩荡的威压,但却远不及先前细腻锋锐。

    “时不我与……”楚天策突然双眉微蹙,“还真是时不我与,苗振川三人似乎在游走搜索,探查法阵边缘的虚空,照这样下去、哪怕方向完全相反,几个时辰之后也能够绕回来。不能够继续求稳了,找一个相对薄弱的阵眼,直接击碎逃遁。”

    鬼舞秋点点头,她同样可以感受到不断压迫的杀意。

    掌心神纹勾勒,沿着灵阵轨迹,两人快速向着边缘飞掠。

    大概一刻钟,楚天策身形突兀一顿,沉声道:“苗振川和另一个净土境正在向这个方向汇聚,速度不快,估计是还没有觉察到我们的位置,但就算是这样的速度,最多一个时辰必然可以袭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