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百一十章 神雷劫?

作者:滴血成魔 | 发布时间:2020-12-09 22:50 |字数:3852

    刘狂与徐小湛的脸皮此刻是在疯狂的抖动。

    他们计划是借雷圣的便利来做点事情,腰牌什么的不过是随口一提,却是没想到雷圣竟会这么没皮没脸的打蛇上棍。

    九哥?真亏这老家伙能说得出口!

    一个活了万载岁月的老家伙突然拉下老脸来跟一个几十岁的年轻后辈称兄道弟,你要说两者修为相近也就罢了,毕竟在修炼界达者为先,修为相近之人称兄道弟并无不妥。

    然而,现在的问题是两者修为并不相近。雷圣已是武圣境巅峰,甚至已有半只脚踏入了传说之中的武神境,而徐小湛却还只是个刚入武皇境,连空间之力都没掌控的渣渣。

    如此两人称兄道弟,其场面之诡异可想而知。

    不过好在,这诡异的场面并没有持续发酵。徐小湛一路混迹至今,也是经历过大风大浪之人,在短暂的懵逼呆滞与尴尬之后很快便调整了自己,不过他也还是在先望了刘狂一眼后才有些不适应的冲着雷圣开口,道:“九、九哥。”

    “哎~!”

    雷圣闻言当即是兴奋的应了一声。只是从其回应的语气里徐小湛却是莫名的感受到了些许类似于老父亲的欣慰,这让他面上的表情霎时僵硬了几分。

    而相对于徐小湛不适应,雷圣却是全然无所谓,场面话一溜一溜的张口便来,端起酒碗“哐哐”与刘狂跟徐小湛两人互碰,而后甚至还抄起袖子亲自上手弄了几个小菜。三人吃着喝着,是在一个时辰之后,天色将明之时,那莫名诡异气氛才逐渐和谐起来。

    “对了,”又是一海碗美酒下肚,雷圣打了个酒嗝,似才想起什么,转头四处张望道:“我那嫂子跟弟妹哪去了?如此重要的结拜场合,怎也不见她们两人出现?”

    “噗~!”

    这一次不只是徐小湛,连刘狂刚喝到嘴里的酒都一块儿喷了出去。

    “咳咳咳……”徐小湛疯狂的咳嗽起来,似这一下被呛得不轻。

    刘狂强忍着咳嗽,将喉咙里那残余的酒液咽下,而后面上的表情精彩至极。

    这丫的到底什么情况?弟妹尚且不说,可这嫂子跟结拜又是从何说起?自己什么时候跟雷圣结拜还成了哥了?还有为什么我一个后辈当了哥,他个老不死的却是弟?不管是论修为还是其他可都不该这样排啊!

    刘狂脑子里疯狂的抽抽着,只觉得雷圣的形象在这一刻在他的脑子里已经全然崩塌。只可惜,对此刘狂能做的也就只有死死的盯着雷圣,似乎是要从这不着四六的家伙脸皮上看出一朵花儿来。

    “怎么了,狂哥,干嘛这样看着我?”雷圣此刻泰然自若,甚至还有些不明所以的盯着刘狂反问了一句。

    狂哥!?狂哥!!?狂哥!!!?

    刘狂双拳紧握,深吸一口气,只感觉自己的胸膛在这一刻都快炸裂开来。

    不过最终,刘狂还是释放了自己胸腔里的气压,看了眼身旁刚从咳嗽中缓过劲儿来的徐小湛,而后脸庞抽了抽,一脸淡定的道:“没什么,她们两人现在在闭关,短时间内应该不会出现。”

    “哦……”雷圣眼神闪了闪,其中是有些许莫名之色流转,在短暂的片刻后却又略微皱眉思索着道:“狂哥,你说我是不是也该跟你们一样去找个媳妇儿什么的……”

    “嘭!”一声闷响,徐小湛刚从咳嗽中缓过劲来便是身形不稳,一下子伏倒在桌上,似不胜酒力,晕了过去,头还不慎碰到了桌子。当然,他究竟是不是真晕了,在场所有人心里其实都有数。

    刘狂此刻是眼皮狂跳,没有说话。

    天色已明,暴风雨也停了下来,一轮红日正从东方缓缓升起。

    又一次深吸了口气,刘狂的目光落在雷圣脸上,而后组织了一下语言,认真的道:“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但你也应该名明白很多事情并不是我们所能决定的。还是之前那句话,这一切的关键都要看他是怎么想的。所以,该怎么做你自己决定,如果你觉得那些事情有必要,那就去做,问我们并没有太大的意义,而且,相对而言,其实我们也不比你安全多少,尤其,对我来说……”

    刘狂话到此处停了下来,他没有再说,不过他相信雷圣能够明白他的意思。是以整个后院在这一刻也再次陷入了沉寂。

    雷圣看了看刘狂,又看了看徐小湛,良久之后终是呼了口气,只不过莫名的这能让人感受到些许无奈。

    张了张嘴,雷圣刚想再说些什么,但下一刻却是脸色微变,而后身形一闪从后院消失不见。

    至于刘狂,是在雷圣消失的下一瞬也有察觉,豁然转身抬眼,而后身形一闪同样消失在了后院之中。

    片刻,趴在石桌上的徐小湛起身,有些莫名其妙的四处看了看,最终也是察觉到了什么,面色微异,抬眼御剑直奔天空而去。

    这一刻,数不尽的中州修士或借空间之力,或御剑,或借助科技产品的力量飞上了天空,而无一例外的,他们的目光都朝向了西方的天空,甚至还有数量不小的一些人飞速直奔西方而去。

    天亮了。

    天真的亮了,只不过相较以往,这一刻的天亮得有些特别。

    在东方,朝阳依旧,霞光万丈,并无不妥。然而在西方,一道夺目的亮光似贯穿了整个天地,其银色的光芒竟似比太阳的光芒还要更加夺目!

    发生什么事了?这是无数人脑子里的问号,然而,相对于这些满脑子问号不明所以的人,真正有阅历与见识的人此刻的眼中只有骇然。

    雷劫!!神雷劫!!!

    …………

    时间倒回:一天前,中州往返西漠海域航线上的一艘跨海飞船上。

    “前辈,药配好了。”黎松的话语中带着轻快,此刻平下心来的他也终是松了口气。

    刘攀闻言眼神微闪,幽绿色的光芒自眼底深处浮现。看了看那盛放着药液的圆鼎形容器,而后点头,道:“辛苦你了,你下去吧。”

    黎松张嘴,想说些什么,但刘攀却是先一步挥了挥手,道:“放心吧,余下无论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怪罪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所有的后果我都会自行承担。”

    不再言语,黎松躬身行礼,而后将手中那本记录着配药与用药的书卷笔记与一只严密封禁的小玉**递到了刘攀面前,再次躬身,走出了阵法禁制,离开了飞船顶穹。

    伸手,刘攀拿起小玉**看了看,而后翻开了书卷笔记。一字一句,虽然在此之前刘攀早已看过数遍,甚至这些他都已经能够完全背下来了,但此刻的他依旧看得十分认真。

    时间流逝,一点一滴,在夕阳最后一丝亮光也没入海面之下的时候,刘攀合上了手中的书卷笔记。

    时间差不多了。

    伸手,刘攀掀开了帽檐,而后有条不紊的褪去了身上所有的衣衫。

    最后的天光下,略显消瘦的身躯完全暴露在外。

    这是正常人类的身躯,至少从外表看上去是这样。

    刘攀深呼口气,盘膝而坐,随着天光渐暗,他的身形也逐渐隐入黑暗。

    阴寒邪恶的气息不知何时开始弥漫,漆黑的夜色,两点幽绿色的光芒骤然浮现。

    刘攀伸手,在他眼里,彻底僵尸化后的皮肤如干枯的老树之皮。

    锋利的指甲滑过,在刻意控制下,其左手掌心的皮肤被轻易划开,漆黑如墨的血液涌出,而后化为一条细线涓涓不止的淌入了早准备在一旁的净**之中。

    刘攀沉默着,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疼痛,只是随着体内的血液不断的被抽出,他能感觉到自身的力量在逐渐流逝,本就僵硬的身体也似因此变得越发不灵光起来。

    念头一动,一元重水被召出体外丢在了一边,刘攀闭眼内视,开始用精神力强行挤压自身的血液。

    这是用药前需准备工作——排尽魔灵鬼尸躯体内的每一滴血!

    这一刻,肉眼可见的,刘攀左掌的血线流速明显加剧,且其僵尸化后的躯体也逐渐干瘪下去。

    时间一分一秒,半刻钟后血线的流速减缓,又半刻钟后血线变得断断续续,再一刻钟,偶尔才有几滴血液被挤出……

    一个时辰后,终于,刘攀身形微晃,有些费力的睁开了双眼。

    这一刻,皮包骨头,眼窝深陷,连僵尸化后幽绿色的瞳孔也失去其应有的色彩……简单的形容,活像一只真正的恶鬼……

    干枯僵硬的躯体,费了好大的劲,刘攀终是摇摇晃晃的站起了身。犹如所有部件全部生锈无油的机械人偶一般,刘攀一步数顿的僵硬的走到了盛放药液的圆鼎形容易前。

    机械般的抬手,黎松之前留下的那只小玉**被刘攀拿了出来,随后小玉**内唯一一颗色泽赤红的丹药被放入口中,再之后,身体前倾,刘攀一头栽入了圆鼎形容器之中……

    “咕嘟咕嘟~”“咕噜咕噜~”“咕噜咕噜~”……

    密集的小水泡在容器内的药液中涌起。数个时辰,气泡由多变少,最终容器内的药液完全归于平静,没有一丝波澜。

    夜色悄然,不知觉间天边泛起了一丝鱼肚白。

    下一瞬,盛着药液的容器微动,一只略显苍白的小手自容器内伸出,一把抓住了容器的檐口。

    而后破水声起,刘攀一步跨出,离开容器,念头一动间,体表的水渍药液残留被剥离了干净。

    迎着朝光,刘攀检查了一下自己的身体,而后嘴角泛起了笑意。

    随即,刘攀取出了自己的衣衫穿好,再次抬头,天边的朝霞已是夺目。

    “日出啊,很久没看过了。”一声轻叹,刘攀负手而立,目不转睛的望着天边已经开始露头的金色朝阳……(呃,略微想了想,还是把转折留到下一章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