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第三节 无题

作者:血羽忘魂 | 发布时间:2019-09-09 03:12 |字数:2343

    血色的天空,而这个场景却是云烟熟悉的地方了,天羽谷,时间似乎比起上一个场景又过了几年,血箫虚空而立,俯视着这个山谷,脸色很是复杂。

    终于,他似乎下定了决心,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十二圣卫。他向谷中掠了过去。

    而接下来的场景更是让云烟惊异,因为这一段记忆,她也有,当年突围天羽谷的那一段,明明云嫣必死无疑,为什么还是活下来了?

    云嫣当时几乎没有任何悬念的快被被足以致命的元魂当场轰杀之时,几乎就如同宿命一般,血箫尽是那样挡在其身前,不过显然血箫当时的主要目的不是救她,只是单纯的与血无崖交手而已,所以虽然血箫替她挡下了大部分的攻击,余波还是让云嫣受了一些伤势,当场被震飞,就在不远处晕了过去。

    不过,此刻血无崖的目标显然就在血箫的身上,无暇顾及云嫣,而最后的结局当然还是血箫赢了,而血无崖逃离之后,云嫣就被遗忘在这里。

    而在这时,天空上突然凝成了一片恐怖的血红色,仿佛一切都十分渺小,包括刚才大展神威的血箫。

    “小子,你疯够了没有?”一个威严的声音响起,虽然声音的主人并不在这里,可只是一道投影,依然可以让天地变色,神鬼发抖。

    血箫抬起头,看向了那道投影,又看见了那个站在投影之前的熟悉的红裙女子,他终于是举起了双手,一把古琴出现在背后,带着无尽的伤心,与痛楚在其身后铮铮声响,震起天地潮汐,在背后几如天神一般不屈而立。

    血色狂雷劈下打在他的身上,痛彻心扉,可是他似乎没有痛苦,也没有一丝恐惧,腰身挺得笔直,桀骜张狂如怒龙一般,一双手掌化为龙爪,毫无避讳抓了过去,向着那红裙女子,还有其背后的投影。

    那女子站在那里没有躲,也没有动,只是脸上微笑着,而那笑意,因为冰冷的眼光已经不复当年的温柔,似乎是在讥笑一般。

    而那讥笑,似幻似真,好像是冰冷的让人伤心。但是当那龙爪,就要触及其身体时,又似乎有着一丝凄哀。

    龙爪忽的就像感觉到了什么,生生的顿了下来,而它的主人就那么怔怔的看着她,时间好像在那一刻静止了,好像有千言万语,又好像什么都说不出来。

    之后,那血色的狂雷,无情的劈在他的背上。

    血箫仰天长啸,也可以说这时的他是血擎苍,痛楚之下,依旧是那样傲立着,仿佛贯穿天地的擎天之柱。

    什么都没有说,他没有反抗。

    云烟在这个记忆凝聚的空间,看着血箫,那个伤心人,默默的承受着所有的苦楚。

    其实此间情况,连她都看的出来,只要血箫稍微一反抗,如此狂暴的能量可以瞬间要了那个红裙女子的性命。

    手指抬起,第一道雷光,终于散去,血箫的手指有些颤抖,可是此刻,他似乎是想抓住什么,但他什么都没有抓住,全身的元魂第一次,那么狂暴的爆发,但竟然没有一丝散溢到那个女子那里,血箫此刻身体承受的压力可想而知。

    投影似乎没想到,此刻血箫的身体开始变化,面容忽然扭曲,拉长,头上出现了一对漆黑如墨的角,身体拉长,四肢变得粗壮,每根骨节都变粗变大,直到最后四肢化为了四只黑色的龙爪,血箫的眼眸开始泛起了红芒。

    “混沌圣龙!”云烟一声惊呼。血箫的真身竟是龙族中的皇族混沌圣龙。

    天际之上那个投影似乎也一瞬间被触动了什么心神,竟然没有攻击。

    三丈长的混沌圣龙一副桀骜的模样,似乎就要拼命。

    龙嘴一张,从嘴中喷出一片黑雾,其间幽魂厉鬼嘶鸣,似乎就要择人而噬。

    投影一惊随即手一挥,血红色的光幕中一道道的剑刃劈下,每一道都可轰杀一名界空。

    那些幽魂不断的被血色蒸腾为一团一团的血雾,黑气几乎在几个呼吸间就化为了血雾,最后消失不见。

    不过这也为血箫争取了时间,一道闪烁着七色光芒的阵法出现在他面前,更不犹豫巨龙一头扎进了那个阵法。

    投影一愣,但也是迅速出手,一道阴冷的血色流光瞬间破空,落在了巨龙身上,巨龙原本漆黑的鳞片竟然都被染成了血红,然后这道流光迅速扩散,成为了一道封印,只是在凄厉的龙吟中巨龙终于是奋起将龙尾一甩,整个身子终于是扎进了,那道七彩光阵。

    光阵一阵摇曳化为虚无的消散了,而那条三丈长的巨龙也消失不见。

    云烟双眼睁开,精神念力也收了回来,小小的房室中,那个男子的头颅深深的垂着似乎有太多的伤痛,云烟什么都没有说,静静的看着他。

    约莫又过了半盏茶的时间,那个头颅终于是动了一下,然后抬了起来看了云烟一眼,只是他什么都没有说,眼中伤痛一闪而过,又是一道血红色充斥眼球,似乎便要将其吞没,理智在这种情况下,太脆弱了。

    “对不起。”云烟嘴角一动,似乎是笑了一下,但是没有害怕,也没有躲闪。

    血箫眼中金色光芒闪了一下,血光黯淡了几分,“走。”一句声音似乎是从喉咙里挤出来的,很快的,血色的光纹爬满了他的全身,似乎是寄生一般悄悄的吸食着这具强健身体里的生命力。

    十二圣卫的人也一个一个走了进来,而本来就跟在云烟身边的血无情眼中也闪过一丝痛苦“小姐,反噬已经太深,你快走吧。”最后的疯狂之后,等待血箫的就是死亡,强大的力量本身也要付出巨大的代价,而显然血无情是早就见过不知多少,其实他知道,每一个血宗内宗的人都是这样疯狂而死,没有例外,只是似乎是传统一般,连血无情自己也是见怪不怪了。

    但云烟显然是没有习惯的,好像此刻她才明白血泠的那句堵上性命的爱恋绝非是虚言,失去了精神的支撑,血箫真的再无能力抵挡那反噬,真的会被自己体内的力量夺取性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