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第三节 两个相同的人

作者:血羽忘魂 | 发布时间:2019-09-09 03:12 |字数:2337

    其实看修罗血卫的分布站位,血擎苍也知道其实这天罡血阵本来是血无崖准备来对付他的,其实他也从另一个人那里得知云烟是血擎苍的未婚妻之一,而那个人便是这一代的风之神梦辰,所以他很早就打算一云烟为质引血擎苍来到这阵中,只要一进了阵,那他就有把握灭了血擎苍。

    只是眼下由于自己沉不住气,再加上那个黑袍男子血月魄与红裙女子血泠的现身,情势已经对他大大不利,所以当下也是眼神一凝,一股凶狠之气从血无崖的眼中闪过,随即他仰天一声利啸,一把长剑挥出,修罗血剑对着实力稍弱一点的血无魂斩去。

    血擎苍等人手印一变,天罡血阵顿时一边向内挤压,一边惊起血红的匹练抵消掉血无崖的攻击。

    血无崖眼神凶戾,毫不管那血阵射出的匹练,竟是不管不顾对着血无魂斩去。

    血无魂一惊,下意识的将身体一动,但光阵突然是一乱,只是那血红的匹练重重的轰在血无崖背上。

    血无崖一个踉跄,胸中血气翻涌,但被他强行按下,接着这紊乱之时涌入的一丝天地元力,打通凝固的空间,一道直插如天的血色光柱将血无崖全身笼罩住。

    血擎苍眼神亦是一凝,手掌再次在琴上拍击。

    血无崖在光柱中的身体一震,但他强行稳住手印,血色光柱是一阵颤抖之后又稳了下来。

    血擎苍脸色也是一变,站起身来,手中长剑浮现对着那光柱斩去,天地玄黄四圣卫也是纷纷暴起,对着那光柱发动攻击。

    “轰。”剧烈的震颤,无数血红色的光芒如同血雨一般砸下,但是血擎苍的脸色却是难看了几分。

    半晌之后光柱完全溃散,而期间血无崖的身影却消失了。

    “跑了。”血擎苍略带遗憾的叹了一声,然后脚尖一点,落在那黑色巨龙虚影背上。

    十二修罗血卫在这一瞬间也是纷纷暴起向不同的方向撤离。

    而十二圣卫与血月魄血泠都没有再追,都回过头来看向血擎苍。

    云烟那边一直围着他们的血宗之人都呼啦啦的对着场中跪成一片。

    血擎苍依旧是背对着云烟那边,没有回过头来,但是尽管没有看,但是也不见他有何动作,十几个刚才对云烟他们出过手的人身子凭空飘起,这是十几个人实力参差不齐有掌空,有裂空。但此时在这个人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巨龙嘴一张就欲有什么动作。

    “你可不可以放过他们。”云烟对着血擎苍道。

    天空之上血月魄与血泠同时惊异的回过头来看向云烟,显然觉得从来没有这样与血擎苍说话的人。

    “若是我败了,那现在你的下场只会比他们凄惨百倍。”血擎苍的声音淡淡传出,听不出喜怒。

    云烟咬了咬唇,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她会很害怕,仿佛他身上的威势是与生俱来的,所以声音也颤抖了几分“刚才那叫自保,现在便是欺人......”

    那人似乎有察觉,脚下的巨龙闭上了猩红的眼目,云烟也觉得心头压力一轻。

    “那你为何又让我杀了血无崖?”依旧是那个声音,听不出喜怒。

    “因为他杀了我全家。”云烟坚定的道。

    “那这些差点伤了你的人你又为什么要放呢?”

    “毕竟我没被真的伤,你这叫迁怒,我不同意。”云烟看着那背影道。

    血月魄与血泠一惊,这天道大人的决定岂是会管一个女子同不同意,这样三番五次的忤逆岂不是让自己死的连渣都不剩。

    血擎苍突然仰头而笑,竟是有几分欢喜之意,依旧是不见有什么动作那是几个人的身影向不同的方向飞出,虽不会摔死,但是也会吃点苦头。“他一向对我说你心地善良到难以理解,今日一见果真,罢了,就放了吧。”

    “天道大人。”血月魄血泠对着血擎苍一弯腰。

    “如你们约定吧,此间事了我就回宗门。”血擎苍道。

    血月魄与血泠一喜,赶忙将身弯的更低“谢天道大人。”

    血擎苍点头,之后身形一动向西而去,自始至终他始终没有看云烟他们一眼。

    血月魄与血泠抬起头来,也是身形一动,向北而去。

    ××××××××××××××××××××××××××××××××

    黑暗的林中借着雾气的掩护,血擎苍向前,走了很久之后他突然站在原地,血红的长袍被他拉下,然后又穿上一件白色的长袍。

    雾气突然被排开,一道同样身着白袍的人掠来,正是血箫,只是此刻的血箫有一点奇怪,他的眼瞳竟是全黑的,没有白色的部分,一反那宝石蓝色。

    而血擎苍的血红色发丝也变成了白色,他抬起头来,血红的眼瞳变为宝石蓝色,正是......

    血箫!

    此刻两个血箫面对面的站着却是有着一丝诡异的感觉,而之后那个黑瞳的血箫身体化为一滩血水融入到了蓝色瞳孔的血箫的体内。

    血箫走上前去,看了一眼那个刚才被黑瞳“血箫”从西边的天牢里抱来的一个女子,之间这女子眼瞳紧闭,身着囚徒的衣袍,脸色苍白很是虚弱,但这个都不是重点,而是这个女子的样貌与云烟有着惊人的相似。

    血箫手指深处,血杀之气在手指上涌动,之后血杀之气的煞气忽然向是被剥离了,露出了及其纯净的生命的气息。

    血箫将这股生命气息注入了这个女子体内,这女子的脸上终于是泛起了一丝血色。

    之后血箫起身默默的等待着什么。

    他终究是不敢以血擎苍的身份去面对云烟的,信任是一种奢侈的东西,而一旦以那个身份,他们之间剩下的怕只有恨,其实当年那场血宗与天羽一脉的战争,云烟的全家几乎都死于那一场战乱的战争的总指挥正是血擎苍,这种事血箫又怎么敢对她说我就是那个人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