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逼近的危险 下

作者:魅影修罗 | 发布时间:2019-09-09 03:12 |字数:2673

    从三楼一跃而下,洛清幽毫发无损的立在地面,迅速转身,正面面对扑来的异兽,并没有将“幻月”长剑拿出来,那把剑现在只是个累赘。

    没有剑,不能硬拼,只能采取游斗的办法。但愿自己的能量能够撑到消灭它。

    躲开异兽的袭击,洛清幽绕着异兽打转转,一边使用“暴乱蝴蝶”攻击,一边观察着它,要知道前世的那些异兽可是能够发出令人消极的攻击。

    不过通过观察,这只奇怪的异兽好像只能使用它的利爪和尖牙,虽然不能发出能量型的攻击,可却破坏力巨大,只几爪就将一栋大楼抓的支离破碎。试想如果这东西抓在人身上会造成什么后果。

    当洛清幽再一次被两相相撞的巨力撞飞出去时,楼上一众正选再也忍不住,由迹部带领冲了下来。他们不知道她是谁,只是看着她那么努力地救自己这些不相干的人,就忍不住想要为她做些什么,只在上面看着他们做不到!

    异兽此时摇了摇头,眼里的红光暗了下去,妖绿的眼睛闪了闪,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一样,突然丢下洛清幽,往迹部等人冲了过去。

    洛清幽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了迹部此时的危险状况,由于是第一个下来,异兽扬起的爪子正好是落在迹部身上。

    害怕的思绪蔓延了整个脑海,洛清幽的脑袋里此时除了不想让他受伤这个念头之外一片空白。思绪还没有转过来,身体已经比思维早了一步做出反应。

    洛清幽以着前所未有的速度冲了过去,想也没想的挡在了迹部的身前,异兽的利爪落在洛清幽的背上,从右肩到左腰间划了一道深可见骨的可怖伤口,这还是在战衣抵消了大半部分力量之后的结果,否则这一击就足以要了洛清幽的命。

    倒吸了一口凉气,洛清幽支持不住的扑入了迹部的怀里。迹部伸手抱住扑入自己怀中的银发女孩,双手环上她的背,让她站的更稳一点,却不防摸到了一手的黏泞,还没等迹部想起是怎么回事,异兽再次张开利爪扑了过来。

    洛清幽一把将迹部推开,快速的撑开防护罩,堪堪地挡下了这次攻击。基于这次匆忙的应付,防护罩在异兽的一次攻击下便碎成了透明的碎片消失于空气中。洛清幽等人再次暴露于异兽的利爪下。

    眼看着异兽再次发动攻击,洛清幽无力的半跪在地上,紧紧地握住拳头,如果“幻月”还能用,自己不至于如此狼狈,也不至于让迹部等人如此危险,如果自己能再强一点就好了!洛清幽此时已经近乎于绝望,悔恨,不甘充斥于胸间,让洛清幽将自己的手掌硬生生的抓破,流血不止。

    似乎感觉到了她的不甘,“幻月”在异空间里发出“嗡嗡”的轰鸣,像是在告诉洛清幽自己要出来。感觉到“幻月”的躁动,洛清幽将它从异空间里取了出来,搞不明白它怎么了,明明出来也没什么改变不是吗?

    “幻月”落在洛清幽的手中,剑柄上沾满了洛清幽的血,那些血被“幻月”一滴不漏的吸进了剑身里。洛清幽有些惊诧的看着剑身,在吸收了洛清幽的血后,剑身上开始发出淡淡的银色光芒,通过心灵感应,洛清幽知道,“幻月”变异了。

    不过时间已经来不及让“幻月”完成变异了,异兽已经再次扑了过来。洛清幽一咬牙,她决定去赌一把,相信自己的伙伴,它是不会让自己失望的。

    从地上勉力地站了起来,双手持剑迎着扑面而来的异兽,不闪不避的一剑劈了下去。这次不再是砍中虚无的感觉,锋利的剑刃劈入肉中的那份钝感从剑上直接传来,只不过一瞬间,剑就犹如劈在一张薄纸上,切割的顺利了起来。

    剑从异兽的头颅当中穿了过去,将一只异兽从中间劈成了两半,化作雾气开始飘散,洛清幽顾不得去看“幻月”,拿出权杖将异兽封印,这次倒是很轻松。

    消灭了异兽的洛清幽再也支撑不住,直接趴在了在了地上,呼呼的喘着大气,身后的伤口由于刚刚的剧烈动作,再次血流不止。

    迹部等人此时缓过了神,小心翼翼地靠近趴在地上的少女,迹部的眼中满是复杂和慌乱,又是她救了自己一次,而且还受了这么重的伤。跪在洛清幽的身边,却没办法帮上任何的忙,这位球场上的帝王第一次感觉如此的无力。

    相对于迹部的慌乱,忍足倒是冷静的多,他镇定的拿出手机开始叫救护车,只是你如果仔细看的话,就会看出那一向沉着冷静的眼底有着一丝不易察觉的慌乱和恐惧。面前的少女脸色苍白似雪,背后的伤口随着呼吸不停的流血,再不找人止血,他怕少女会就这么死掉。

    洛清幽的意识此时越来越模糊,就连变身也只是靠意志在强行的支持着,只不过她还没有绝望,她在等那个人,那个在第一次见面就发现了自己身份的人。他一定会找到自己的!眼角忽然瞄到两道迅疾而来的身影,那是常人所看不见的身影,一个有着金发的美丽女子,和一个棕色长发的古装男子,洛清幽放心的笑了,来人是安培晴明第一百十一代子孙安培雅彦的神将,天一和**。也是自己在等的人式神。

    **将重伤的洛清幽抱进怀里,迅速消失在原地。而在迹部等人看来,洛清幽就是凭空的消失了,这一结果让众人茫茫然不知如何是好。忍足放下手机,眼中闪过一丝惊诧,在洛清幽消失的瞬间他似乎看见了那一头银发迅速地蜕变成了黑发。

    接下来,迹部安排了饭店的一些事物之后,回来就看到忍足蹲在那只异兽消散的地方,手里拿着什么,正聚精会神的研究着。走过去看,发现是一块黑色的钥匙状的晶体,现在已经被洛清幽劈成了两半。

    “忍足怎么了?”迹部洗净了满手的鲜血,难得的不再张扬华丽。

    “迹部,你说那个女孩子会不会是松本?!”

    “你在开什么玩笑,怎么可能,而且两个人的发色眼睛完全不同!”

    “那可未必,迹部,我在刚刚隐约看见了她的银发退成了黑发。”

    “什么,这不可能?!”

    忍足推了推眼镜:“连那种东西都有,还有什么不可能?!”

    迹部哑口无言,无从反驳。

    “那就等着看看吧,如果真是松本幽子,受了那么重的伤,她明天是不会出现的!”忍足只能这么推测了。

    迹部沉默了下来,此时他的心底乱成一团,既希望是松本幽子,又不希望是她,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到底是怎么想的。过于专注的迹部,没有发现,他戴在脖子上的红色玫瑰,不知什么时候沾上了洛清幽的血,此时正在缓慢吸收着,直到将血吸收干净之后,玫瑰的晶体内突然出现一个细小的红点,在玫瑰当中四处的游荡着,似乎在庆祝着新生!

    不知不觉间,迹部的身上有什么改变了,只是迹部自己仍是一无所觉!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